勿忘璃说

这里陆离/@小绿和小蓝/渣文·画/海外党中文不好

被迫画的自设全彩x

衣服这个样子是因为我还不会花纹...


绿蓝手书看来画不完了准备开始填文坑

咕。

《音色渐轻-9》

-情-



原作:笛子Orcaina 《小绿和小蓝》


*CP绿蓝,永灰


*前期慢热


*OOC属于我


*海外党式文渣


*有聋哑设定。若有冒犯先在这里道歉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身体有些不对劲。


小绿吃力地从办公室的座位站起,脑袋昏昏沉沉像是塞满干燥蓬松的棉絮,蓄着不同寻常的热量,哪怕一粒星火都可能点燃。



他将修订好的文案放在年级主任的桌上,模糊地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。


9:41。



迟到了。



窗外嫣然灯光在走廊里投下斑驳阴影,小绿绕着那些暗痕尽可能快地往约好的教室走去。近期他的工...

【点歌台活动】


为什么抽中了这个————



Freaks(Radio Edit)


(网易云指路:https://music.163.com/m/song?id=29787426&userid=1544374335#?thirdfrom=qq



———全程嗨爆


魔性旋律回荡于脑海



最魔鬼的配色———


基佬紫社会黄


金灿灿的绿银光光的蓝



最大气的动作———
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重归梦里



您,值得拥有。



祸首主办方:


@伯伦希尔大学附属高中 ...



《音色渐轻-8》

-墙-



原作:笛子Orcarina 《小绿和小蓝》


*CP大致为绿蓝,永灰


*前期慢热


*OOC属于我


*海外党式文渣


*有聋哑设定。若有冒犯先在这里道歉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关于理想和远方的问题,小绿只向小蓝提到过一次,当时毕竟他还是高二学生,未来似乎还给他留着许多思考的机会。



—你想去哪个大学?



“伯伦希尔艺术学院。”



距离,诸多因素影响着小蓝和目标的距离,他也清楚这一点。说出这个单词的小蓝看起来有些害羞,但他努力咬准字音,声音颤抖却不乏坚定。



进入伯伦希尔艺术...

为什么我抽到了这么魔鬼的...?

(对不起没有你们期待的东西

江南绿蓝府:

【50词斩】(11/14)

是陆离老师的文  @勿忘璃说

关键词:发烧,避孕套,西装

(?!?!?!?!?!)

《音色渐轻-7》

-笛-



原作:笛子Orcaina 《小绿和小蓝》


*CP绿蓝,永灰


*前期慢热


*OOC属于我


*海外党式文渣


*有聋哑设定。若有冒犯先在这里道歉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


他现在坐在这里了。


摩挲着光滑的纸片,他努力回忆起小绿将这个东西递给他时上面蓄满的体温,是和自己平日冰凉的指尖全然不同的热量,似乎只有那记忆里的温度能平衡他的紧张,抑制住小蓝想撒腿奔逃的欲望。


密集的人群,喧闹着不入耳的兴奋。



2.


自从河岸边的对话之后,小绿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对小蓝进行对话训练,起初仅限于基本单词...

《北海北》(四)视界

“实习医生”蓝x“精神病人”绿

【内含蓝绿蓝成分】


*莫名被屏蔽已转图


《音色渐轻-6》

-绿-



原作:笛子Orcarina 《小绿和小蓝》


*CP绿蓝,永灰


*前期慢热


*OOC属于我


*海外党式文渣


*有聋哑设定。若有冒犯先在这里道歉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笔尖的油彩从来没有如此凝重过。


挤在调色板上的绿色颜料实在刺眼,小蓝强迫自己不移开视线,缓缓在画布上落下又一笔。



陌生的冲动自打去颁奖典礼之前就盘绕在心里,现在更是强烈。他想绘出自己的绿色,或者更直接地抓出病因:那棵松树,彻底改变他后半生命运的老松。要是能把那一天的痛彻心扉刻画在布纸上,他就会从心结中解脱出来。


没来由地,就是这...

《音色渐轻-5》

-声-



原作:笛子Orcaina 《小绿和小蓝》


*笛子乐师绿X画家蓝


*前期慢热


*OOC属于我


*多年未使中文后的复健


*有聋哑设定。若有冒犯先在这里道歉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指腹轻轻覆在长笛的孔上,灵巧地保持住它的平衡。尚未穿越发声孔的气流通过笛子的微妙也只有演奏者本人才能体验,这给小绿带来的快慰多少年一直未减,那是让他的沉默之海泛起涟漪的唯一小石。



小绿的童年是由灰色丝线一点一点编织而成的。


造成所有结果的那个缺陷注定伴随他一生。



他是个哑巴。



父母因为他而争吵,谁...

《音色渐轻-4》

-光-



原作:笛子Orcarina 《小绿和小蓝》


*笛子乐师绿x画家蓝


*前期慢热


*OOC属于我


*海外党式文渣


*有聋哑设定。若有冒犯先在这里道歉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小蓝的状态并不好。


离交画的期限已经很近,一向好脾气的导师也催促他几次了,小蓝还在疑迟。



少了什么,让人惊心动魄的东西。


让他无法释怀的东西。



—如果今天再不寄出去就来不及了。


—够好了,你还要改什么。


—伯伦希尔啊,你想想。这种能被他们青睐的机会你不抓住还想怎么?


导师愤愤看着他,目光里全是...

1 / 3

© 勿忘璃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